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 ——资金之外我们能做什么

2017-09-13

       在我们诸多体悟性实践的项目合作伙伴中,侠友太极书院算得上是身体力行的佼佼者——我国现有1600万盲人,侠友太极书院是唯一一家教授盲人等障碍群体练习传统太极拳的公益机构。7年多的一线教学实践,他们累计培训了盲校教师70余位,涉及盲校30余所,惠及孩子8000多名(包括盲童、留守儿童打工子弟等)。

在经历了特殊教育学校点对点教学和全国项目推广这两个阶段,侠友太极书院总结了一套相对完善的盲人太极训练方法。2015年,敦和基金会支持侠友太极书院编辑出版两本基于教学实践经验总结的书籍——《轻敲太极门》和《非视觉太极》,当前,两本书已和出版社签约,预计今年底出版。


来到侠友太极书院,机构负责人万周迎、常若存带我们参观了室内太极练习场地。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与两位老师见面,但他们对于推广盲人太极文化的热情和执着,还是感染了我。所以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机构创始人万周迎老师的独特经历。

万周迎原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热物理专业教师,2010年,他从北航离职开始从事盲童及盲校教师的太极培训。谈及做这件事的缘起,万周迎侃侃而谈。大约十年前,他作为一名武术爱好者在看到中华武术面临无人可传的局面,就一直在思考,传统武术在现代社会是不是真的没有价值了呢,应该如何去推广?

在一度的迷茫后,当他注意到盲人群体,他的目光变得聚焦。相比其他运动方式而言,太极对视力的要求不高,盲人习练较为便捷。万周迎转念一想,我不妨教盲人打太极,既可以让他们强身健体,又让太极在现代社会继续发挥价值!

7年来,侠友太极书院直接和间接地教了8000名盲童、聋哑残障儿童和弱势群体儿童,有些盲童因为失去视觉能力不会走路,经过习练太极拳,身体的平衡感和自信心都得到增强,很多敢于自己走路了。

在万周迎看来,太极拳一个非常重要的特质是平等,即人皆可练,盲人、聋哑、甚至肢体残疾者都可以练习,而且特殊群体在练习太极拳的话题上,可以与正常练习者进行平等的交流对话,这对于弱势群体是很重要的信心建设。

但是碍于现场教学的方式力量有限,很多地处偏远的孩子没有条件接受现场培训,万周迎就想,可不可以把太极动作标准化,通过互联网和智能设备让更多人学习。在他看来,太极拳练对了,动作一定是符合现代力学原理的,所以万周迎四处奔走,忙着与西南医院、人体运动学相关专家、北京武协等合作,研究如何用现代人熟悉的科学性语言来解读太极拳动作,用现代科技的手段让太极传播和应用得更广。


万周迎认为,传统文化只用保护的方式是无法长期为继的,一定要融入当代生活之中,用现代人能理解的语言来表达。太极拳门派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太极本身,能对人们起到正面积极的作用。

未来,侠友太极书院希望能够和医院、运动学相关专家合作,把太极科学化、指标量化标准化,研发能实时监测脚底受力状态的智能防护鞋,以及可以纠正练习者练拳姿势的手机教学软件,并进行规模推广,帮助弱势群体更便利地学习、练习太极拳。

编者后记

体悟性实践,源于悟,落于行。在我看来,是基于个人对优秀传统文化理念学习、身体力行而产生的感悟和经验总结,通过智慧和工具进行提炼转化,进而帮助更多人学习并践行传统文化。而侠友太极书院倡导的太极拳要用现代人能理解的方式来表达的理念,以及践行的太极拳要用现代人易于接触接受的形式来练习的做法,是与体悟性实践相契合的。

但毕竟不是每一个合作伙伴都像万周迎一样,有着高校物理教师、太极拳的跨界背景,如若不然,单靠机构的认知和力量去做这方面的探索,想必要走不少弯路。我不禁思考,除了通过资金支持外,在助力伙伴和自身使命达成的路上,我们还可以贡献哪些力量?

不过,即便拥有相关的知识背景,要完成一场“跨界实验”,也仍然需要很多资金以外的支持,比如可供长期跟踪的可靠数据来源,相关领域学者专家、相关政府部门支持和成果推广、更广泛的社会志愿力量参与……这些来自社会不同部门的资源、力量的链接,我们是不是可以为伙伴们提供呢?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和浩瀚的社会力量相比,敦和基金会的支持力量犹如沧海一粟,与其基于一笔资助款,做阶段性的局部帮扶,不如帮伙伴设计、打造一个实现所求工具,让伙伴能够找到更多志同道合之人一起来做。

互联网和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授人以渔的技术基础早已具备,留给我们的任务是要思考这样的生态系统框架到底是什么模样,需要具备哪些要素,背后坚持的价值内核是什么。同时,需要我们敏锐和开放地学习相关知识,多了解一线的创新动态,联合相关资源力量发现或推动“渔”的产生,不断尝试用更创新有效的方法整合资源以回应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