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和情怀|关于“我们”

2017-09-10


如何划定“我们”?这是学术史上现代民族国家起源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而如今,任何一个机构,要讲团队文化,要强化凝聚力,都有一个如何强调和划分“我们”的问题。

敦和要建立一个开放的平台,不能把“我们”只局限在敦和百十来个理事、监事和秘书处员工这个范围。敦和的大“我们”圈,就是:

敦和理事会、监事会成员,秘书处人员;离任、离职的同事;前前后后的志愿者;我们的合作者,包括我们主管单位的领导者,包括受资助项目机构的成员们;还有我们的朋友们,包括跟我们联系过、提出过资助申请的或者参与过我们活动的机构的人员们……等等这一切,他们都在敦和实现使命的过程中形成一个大的“我们”。

这是一个开放的“我们”,这是一个在边界线上不明确划界的“我们”。今天你来了,你在,你就是“我们”;明天你走开了,你依然是“曾经的我们”;后天你可能会来,你就是我们“期待中的我们”!敦和的门口永远为你点着一盏灯,不管你来了还是没来,你来过或者你或许会来,这盏灯永远为你点着。

在这个“我们”里面的人有不同的角色,但是他们都起着一个在这个过程中推动敦和、影响敦和、扩大敦和、为实现敦和的使命往前走的作用。

敦和基金会就像一条河,我们都是把自己的一盆水注入其中,这条河是大是小,是长是短,取决于我们这些前前后后的参与者所注入水的多少。在这里,我们的品德、才华、能力、作为,像星星一样闪烁,则构成了敦和基金会银河一般的灿烂。有的星星看起来亮光多一点,有的则暗淡一点,差别很可能来自不同的视角和距离。这里,“泰山非大,秋毫非小”。

——摘自敦和基金会秘书长陈越光任职演讲